齿齿

小排球 音駒厨 微博@止人空山

昼道:

王耀不在乎死亡。
他或许能算见过,像他这样的,国家化身的死亡。早些时候,中原由又一个乱世走向又一个治世的时候,那些散落各处的国家,出生时就像幻影,消逝得也如幻影一般了无痕迹。
又或者是,来朝进贡之人,忽然悄悄地没了,或是截然换了一个面目。刚开始王耀还会惊讶地质问,后来也就心中了然了。
要说更近一些时候,恐怕还要数上个世纪末。他是真的以为,那个人会就此消失了。那也是第一次,死亡如此强势地向他炫耀自己的存在,它原来一直都在,一直都在,它终于暴起,挖空了这个非自然造物的心脏,并狂笑着,要挖空他的躯壳。
但是他很快又发现,那个人完好无损地出现在千禧年的国际会议上,和过去七十多年里的那个毫无差别。不,仅仅是外表而已,他显然失去了什么,骄傲,荣誉,这样一些棱角,可能还有心。
不过,回来了就好。
在这样的时候,王耀觉得,死亡又离自己很远了。
或许,国家化身的死亡,本来就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。倒不如说,因为那个人的描述,他反倒有些期待起来。
光亮的,炙热的,美丽的,终点。
在终点的地方,世界会是怎样的光景?他们越过死亡,又将会看到些什么?
那个人,伊万·布拉金斯基说,我想让你看到,我眼中的风景。
死亡的风景。想到这里,王耀不禁微笑起来。

评论

热度(126)